.福利导航

.福利导航

 夜间卧睡一点钟许,即觉气分不舒,披衣起坐移时将气调匀,然后能再睡。究之伍药得宜,半夏或犹可用,是以《伤寒论》竹叶石膏汤、《金匮》麦门冬汤皆用之。

筹思再三,实难疏方。《金匮》治吐衄有泻心汤,其方以大黄为主,直入阳明,以降胃气,佐以黄芩,以清肺金之热,俾其清肃之气下行,以助阳明之降力,黄连以清心火之热,俾其亢阳默化潜伏,以保少阴之真液,是泻之适所以补之也。

治以通变白头翁汤,两剂全愈。夫猩红热非他,即痧疹而兼温病也。

答曰∶桔梗原提气上行之药,病肺者多苦咳逆上气,恒与桔梗不相宜,故未敢加入方中。方中用大黄一两,其瘀血当可尽下,又加甘草一两,既善解毒,又能缓大黄之峻攻,此所以为良方也。

愚因是拟得一方,用滑石四两,生石膏四两,粉甘草二两,朱砂一两,薄荷冰一钱,共为细末,每服二钱,名之曰加味天水散。隔二日腹胁又微觉疼,俾用元明粉四钱,净蜜两半,开水调服,又降下粘滞之物若干,病自此全愈。

 其方系用白雄鸡一只,取其嘴,及腿之下截,连爪,及其胆,肫皮,翅尖翎,尾上翎。亦与以此丸,服尽六十丸全愈。

Leave a Reply